在惨案幸存者看来

2020-08-14 21:00

潘瑞申:潘家峪人都惨遭日寇的杀害,我爷爷奶奶,大爷大娘一家还有三个姑姑一家子除了我爸都遇害了。全体的村民都是对日本仇深似海,日本的这个右翼势力近年老参拜靖国神社,篡改历史,尤其是安倍上台后,更加肆无忌惮美化侵略,还要解开自卫权,我们再不能忍受了。所以幸存者要求要对日本讨还血债。

从90年代初就开始呼吁支援民间对日索赔的“中国民间对日索赔第一人”童增表示,1995年起至今,日本全面侵华战争期间的个人受害者及其遗属,向日本的法院提起了超过30起的诉讼案件,要求日本政府或相关企业予以赔偿或谢罪,但由于日本法庭多以“诉讼时效已过”“受害者索赔诉求受律师动员非本人意愿”等理由设置“路障”,中国民间对日索赔之路极其坎坷。但历史不能掩盖,此次潘家峪惨案对日诉讼将在国内法院进行起诉,如果受理将会是一个新的开始。

童增:这种类似的判决在战后在多个国家都是有着胜诉的判决的,但是日本政府狡赖,而且日本的法庭也并不公正,那么在中国起诉,依照我们国家的法律和国际法,肯定是会依法公正判决,我想这是没问题的。

童增所在的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将会对此次诉讼负责,将代表潘家峪惨案受害者及遗属,要求日本政府向受害者谢罪,并索赔60多亿元人民币。潘瑞申说,之所以定下这个金额,是有多方面根据的。

未来一段时间,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将为潘家峪村聘请律师,并协助村民整理起诉材料。童增介绍,目前已有8名律师愿意免费代理诉讼,最快在8月中旬就可向唐山法院提起对日本政府的诉讼。对于社会上普遍担忧的本案可能遭遇现实搁浅,即便胜诉也难以追讨赔偿,童增表示,“潘家峪惨案”只是日本侵略者在中国犯下滔天罪恶的沧海一粟,社会各界有必要一起站出来,迫使日本认清曾经的罪。而他们后续也会有更多手段应对上述问题。

潘家峪村在抗日战争时期是中共抗日堡垒村,也因此受到侵华日寇的敌视。在1941年1月25日,全村1700多人中1298人因日寇屠杀遇难。潘家峪惨案民间对日索赔团团长潘瑞申说,比罪行更可怕的,是日本政府从未进行罪、赔偿的态度,和企图复兴军国主义的野心。

潘家峪的血债如何追偿?本月13号,“潘家峪民间对日索赔团”和“潘家峪村民委员会”正式委托“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”全权代理潘家峪惨案受害者全体遗属,在中国法院起诉日本政府。如果顺利立案,这将是中国二战大屠杀受害者首次通过国内法院集体控诉日本政府。

潘瑞申:很多人都想过,肯定不会一帆风顺,但是不管这么着,杀了我们这么多的前辈,血海深仇我们不敢报,不敢去喊冤,这是我们的耻辱,要世世代代跟他们打下去。

潘瑞申:他惨杀的我们1298人,德国当时给犹太人每一个死者赔付200万。另外整个村庄化为一片灰烬,这个损失也挺大;更主要的是,我们要对日本讨回精神上的损失,无论是当时惨案幸存者还是他们的后代,都因为这个承受了巨大的精神压力,这些是60亿元。

据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潘家峪是河北省丰润县腰带山中的一个山村。1941年,3000多名侵华日军对这里的村民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,酿成震惊中外的“潘家峪惨案”。73年过去了,在惨案幸存者看来,比大屠杀更可怕的,是日本政府从未反省、谢罪的态度。

童增:这取决于几个方面,一个是中国的法院,还有一个是中国的社会各界,如果单纯只是依靠这些受害者遗属,幸存者的力量肯定是会遥遥无期的,共同努力之后,这就不是一个象征意义,肯定会变为现实,因为日本在中国制造了很多的大惨案,这是第一例集体站出来,但是后续相信会有更多的人站出来,目的就是要让日本谢罪赔偿。

潘瑞申也表示,虽然现在潘家峪惨案在世的幸存者越来越少,但潘家峪村村民世代不会忘记这段血泪记忆。